甘肃汇丰种业有限责任公司 甘肃汇丰种业有限责任公司 甘肃汇丰种业有限责任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第八届中国油菜籽产业发展大会专家观点汇总

[2018-05-10]


第八届中国油菜籽产业发展大会专家观点汇总

4月26日,以“新时代、新周期、新机遇”为主题、由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郑州商品交易所和四川省粮食行业协会油脂分会联合主办的第八届中国油菜籽产业发展大会暨油脂油料市场行情研讨会在四川成都召开。以下为论坛讨论:

论坛主持:国家粮油信息中心处长张立伟

论坛嘉宾:中粮农业油脂总监张华,通威集团蛋白粕总监陈杰,伯融实业董事长蔡耀东,红旗油脂副总经理蔡康俊,融葵投资副总经理王春泉

张立伟:首先我来介绍一下参见今天论坛的5位嘉宾,第一位是中粮农业的油脂总监张华先生,第二位是上海伯融实业公司董事长蔡耀东先生,第三位是上海融葵投资管理公司副总经理王春泉先生,第四位是通威集团蛋白粕总监陈杰先生,第五位是红旗油脂公司副总经理蔡康俊先生。

参加今天下午论坛的五位嘉宾是我们在业内精心挑选的,他们分别代表了油脂油料加工、贸易、期货投资、饲料养殖等5个行业。张华总代表油脂加工与(37884.000.11%)压榨行业,春泉总代表期货和投资行业,耀东总代表油脂贸易行业,陈杰总代表饲料养殖行业,康俊总代表油菜籽压榨行业。

首先请我们5位嘉宾就当前市场热点问题谈一下自己的观点,然后由参会代表现场提问,与我们嘉宾进行互动。

第一个问题

张立伟:针对美国232措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中国财政部宣布从4月2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猪肉、水果等128项产品加征关税。4月3日美国财政部根据301条款公布了对价值约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25%的关税。中国财政部4月4日宣布,将对包括大豆、汽车、化学品、某些型号的飞机和(17535.000.29%)制品等农产品在内的106项美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

如果下一步中国真的对进口美国大豆征收25%的关税,你认为会对美盘大豆期价造成什么影响?会导致中国大豆进口量减少吗?

张华:谢谢大会邀请我来做论坛嘉宾。最近比较热门的话题就是中美贸易战,刚才讲到25%的关税如果征收会怎么样?关税成本增加必然会导致进口成本的增加,加征25%的关税将导致(31025.000.16%)成本增加600—800元/吨,价格高了以后必然会对消费有一个抑制。至于大豆进口量会不会减少呢,这个跟消费有一点不一样,豆粕消费可能会少一点,但会增加杂粕的替代,我们看到今年养猪效益比较差,豆粕消费增长都不会用太高的数字了,大多数机构都放在5%左右,甚至4%左右,去年和前年都是10%左右,甚至更高。

进口大豆情况,本年度到今天为止,我们了解到的4、5、6、7、8月的买船情况,累计已经接近9000万吨。现在离本年度采购周期结束大概还有5、6、7三个月,即使中美发生贸易战,美国大豆进不来,本年度中国进口的大豆也不会少。这也导致了国内油厂对豆粕销售比较激进,豆粕基差在往下走,上半年的豆粕可能已经销售了60%—80%,现货价格对主力合约已经贴水。从后面的豆粕销售价格来看,也是基差在回落。这个多少在反应国内的供应在9月之前都是足够的,所以从大豆进口量来讲不会有明显的下降。

在中国宣布对美国500亿商品征收关税的当天,美盘大豆期价有一轮是暴跌的。关税的增加是一个双刃剑,对中国是成本增加,对美国是减少它的出口需求。美国农业部在月度报告里面,减少了巴西、阿根廷的库存。阿根廷减产导致今年大豆产量4000万吨都打不住,现在最新的数据已经到了370万吨、甚至还有3600万吨的。这样会发生什么现象呢?巴西,阿根廷的库存减少了1300万吨,全球少了600万吨,但是美国库存是增加的,对美盘是有压力的,同时,在贴水上表现为南美大幅提高,因为中国需要更多的买巴西和阿根廷大豆,这也是导致阿根廷和巴西库存走低的最主要的原因。现在我们看到巴西大豆基差比美国大豆基差高得很明显,甚至我们看到美国大豆出口到了阿根廷。随着时间推移,阿根廷由于本国的减产,加上有少量的大豆出口到中国,他自己本国的压榨都不够,可能还会增加进口,现在已经用到了400多万吨的进口量。至于贸易战最终走向怎么样,现在还不知道。有明确结果之前,至少这一段混沌期,中国还是在给美国增加压力,买巴西和加拿大的大豆。阿根廷每年大豆库存500万吨,他可以把最贵的大豆流向中国,进口美国大豆用于本国的压榨和消费。这个里面还有个替代进口问题,就是南美替代美国,加拿大也在替代美国。

蔡耀东:肯定会有影响,中国对巴西大豆消费已经在增加,去年进口巴西大豆达到5800—5900万吨,今年还会继续增加。我们知道阿根廷大豆出口中国最多也就800万吨,今年阿根廷大豆减产,从去年的5500万吨降到到现在的3700万吨,所以它真正出口的大豆可能只有200—300万吨。主要的三个主产国家大豆出口没有太大增加的情况下,后面就看替代的问题。所以从这个角度考虑对美国市场会有影响,但是影响不是特别大,目前美国和巴西大豆价差已经拉开。从这个角度去考虑,对美盘上面暂时看没有压力,如果从长远看问题不是很大,最终也会被其他国家买起来。

王春泉:我觉得这个贸易战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解决的,也不是一蹴而就,可能会改变贸易格局和后面的走向,但是我觉得这个行情只会短暂影响,不会改变大的趋势。作为我们现货供应商来说,不能不关注,但是也不能看得太关注了,应该顺势而为吧。既然贸易战打起来的就边走边看,我觉得这样好一点。

陈杰:刚才说的打贸易战,我们对美国大豆征收25%的关税,是不是会减少中国大豆进口量,短期没有看到这样的趋势。今天了解了一下,从去年10月开始的本年度,已经有机构预测中国将进口大豆1亿吨。我们非常关注大豆的进口量,5、6、7三个月,中国的大豆进口每个月都有900多万吨,我们认为基差也是相对会弱的趋势,作为饲料企业我们对基差很关注。如果打贸易战,大连豆粕1901合约会很强,1809合约相对弱一点。如果不打贸易战,我认为对美国有利,国内政策层面的因素就比较弱了。回到供需基本面上,我们判断豆粕价格会受到进口大豆到货量,榨利,以及饲料的需求影响。也做的一个预测,它的高点可能会到1180或者1200。

第二个问题

张立伟:中国对进口美国大豆征收关税,对美盘大豆期价可能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因为美盘大豆期价走势更多要看供需变化,但会对中国进口大豆结构产生影响。贸易战能不能爆发现在很难说,因为我们会跟美国进行持续艰难谈判的。

如果中美通过谈判达成和解协议,不对进口美国大豆征收25%的关税,我想请各位嘉宾对今年美盘大豆期价的高点和低点做一个预测?

张华:不考虑贸易战的话,今年的大豆平衡表已经到了紧平衡的状态,阿根廷这一季一下子少掉接近2000万吨的产量,巴西补不回来,其他地方也补不回来。如果没有贸易战,我相信美盘1000美分一定是一个很坚实的底部。

随着时间推移,今年往后都不允许出错,目前美国大豆库存1800万吨,美豆产量只要少300到500万吨,美豆的库存就非常低。目前把阿根廷、巴西的库存降那么低有一点过,现在美豆比南美便宜很多,还是有一些市场优势,美豆还可以抢一部分市场回来,它的出口被低估了,去年5900万吨,今年5600万吨低估了,我认为至少可以跟去年持平。到了9月底时候,我相信美豆库存可能只有1000—1200万吨,这个数字偏低了。我相信今年美国的天气不会一帆风顺,今年清明前后,包括现在美国几个州的气侯有一点反常,刚刚从拉尼娜走出来,又可能走向厄尔尼诺,我看到一个投资公司请国家气象专家去做的PPT,讲的今年5月份美国大豆生长初期的雨水够了,但是到7—8月份可能出现干旱,天气不允许有错,我比较乐观,美盘大豆期价高点1200美分的概率比较大。

蔡耀东:我们看到在3月份的时候,美盘基金的大豆净多单持仓达到20万手,已经达到历史的最高点,近期调整下来也在16万手。资金很充裕,既然这么大的资金支撑情况下,我们看到美豆前面曾经跌到9.8美元,我觉得9.8美元的底线牢不可破。如果发生自然灾害,我更加乐观一点,没有发生自然灾害的情况下,保守预计美盘大豆期价高点在12美元左右。

王春泉:我就比较简单一点,大的概率980美分应该是今年的低点,高点大概1180美分左右。

张立伟:2016年的时候美盘最低是844美分,去年抬高到900美分,今年刚才说了低点预计980-1000美分,高点1200美分左右,美盘大豆期价的底部是逐步提高的。2016年阿根廷洪涝灾害导致大豆减少了600万吨,美盘大豆期价曾经达到1189美分,今年阿根廷大豆减产1800-2000万吨,现在美盘大豆期价最高也没有突破1100美分。主要原因是过去几年全球大豆持续丰收,供应比较充裕。刚才几位嘉宾认为正常情况下今年美盘高点应该在1200美分左右,但如果今年的美国大豆产量出了问题,美盘就有可能到1300美分、1400美分,甚至1500美分都有可能。

3月份的时候,美国农业部把今年美国大豆种植面积比原先预计的下调了100万英亩,这个超出了市场的预期。现在美国玉米种植是偏晚的,如果到最后部分玉米种不下去,肯定会增加大豆的种植。所以今年美国的大豆种植面积到底是增加?还是减少?我们应该密切关注,同时,我们还要密切关注美国的大豆生长期间的天气变化。如果今年天气出了问题,我相信美盘大豆期价上涨的空间非常大。上个月美盘基金大豆净多单持仓高达19多万手,现在仍在17多万手,短期对美盘大豆期价会有一个强力支撑,我个人认为美盘大豆期价980-1000美分是今年的底部,大豆期价底部在连续第三年提高的情况下,相信明年底部将会继续抬高。

第三个问题

张立伟:对于中国油菜籽产量,最近几年官方数据一直维持在1400万吨以上,我们5位嘉宾对油菜籽市场都比较有研究,通过你的调研和研究,你们认为中国油菜籽实际产量有多少?

张华:我们预计520万吨左右。

蔡耀东:我们认为在300—350万吨之间。

王春泉:我们觉得在350—450万吨之间。

陈杰:我更悲观一点,我每年都要做菜籽市场研究,我在湖北待了10年,对湖北有感觉。今天这个会放在四川,说明湖北已经退居二线了。以前中国最大的菜籽生产省发生改变了,现在改成了四川。我们持续对每年油菜籽播种和收割的时候调研一次,我心里面有数的,我觉得低于300万吨。当然我也看到网上有的说150万吨,150万吨是太低了一点,我认为不到300万吨。

蔡康俊:我们的观点也是不足300万吨。

张立伟:我们中国的菜籽产量存在很大的问题,陈总和蔡总预测菜籽的产量低于300万吨,耀东董事长预计300-350万吨,春泉总认为300—450万吨,张总预测500—520万吨,总之,我国实际菜籽产量跟官方数据相差非常大。从我们的油菜籽用途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也证明了这个问题。这个变化是由于菜籽产量低,收购价格不断提高,导致它只能用来生产浓香菜籽油,它的价格是比较高的。另外,国内居民也可以选择进口低价菜籽油,进口菜籽油是双低的,价格也比较便宜,消费者如果想吃低价菜籽油,就吃健康安全的进口双低菜籽油。如果想吃风味口感比较喜欢的菜籽油,就吃我们国产菜籽加工的浓香菜籽油,清香菜籽油等。

第四个问题

张立伟:在2016/17年度全球油脂产量增加1200多万吨的情况,美国农业部预计本年度全球植物油产量继续增加近900万吨,从这一方面来说,今年国际市场植物油供应仍然是过剩的,我想请各位嘉宾对今年马盘(5096,80.001.59%)油的低点和高点,美盘豆油期价的高点和低点做一个预测?

张华:马盘棕榈油低点大概2300林吉特,美盘豆油低点在30--31美分之间。马盘棕榈油高点2500-2600林吉特是一个阻力,豆油不好说,我反而看得更多一点,看到33--34美分。

蔡耀东:马盘棕榈油应该在2200—2600林吉特之间,美盘豆油期价在30—33美分之间。

王春泉:按照现在的产能马盘棕榈油期价低点应该是2200林吉特,有这种概率,但现在不是很大,高点应该在2600林吉特左右。

陈杰:我们对棕榈油研究不多,我们也考虑过2300—2600林吉特的区间,从技术的角度看的。

张立伟:我们几位专家对今年的马盘和美盘都做了判断。现在美盘豆油期价跌到了31美分,今天晚上美盘期价是31.04,刚才几位专家一致判断美盘的低点点是30-31美分,现在来看,豆油大幅下跌的可能性不大,2016年豆油最低跌到26美分。我看对最高点几位专家也比较悲观,最高看到33—34美分,说明今年国际市场豆油大幅度上涨的空间也不大。我个人观点,今年豆油这一块,由于阿根廷的减产,全球的豆油产量的增幅最起码比去年减少,豆油价格跌破30美分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上涨的空间,如果没有特别利好的消息,确实大幅上涨也是比较难的。

作为马盘,这两天跌破了2400林吉特,刚才几位专家预测底部是2200—2300林吉特,真正离这个底部没有多少空间了。现在马盘的棕榈油在底部,一季度都是棕榈油一年中产量最低的时期,这个时期过去的年份棕榈油价格都是上涨的,但是今年的棕榈油依然是下跌的过程,未来4到10月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棕榈油产量都是逐渐增加的,从这一点看,我个人认为马盘的压力比美盘的压力更大。刚才我们说最高的对马盘最高才看到2600林吉特,在全球植物油过剩的情况下,马盘棕榈油上涨的空间也不大。因为去年的时候,全球棕榈油产量增加600多万吨,今年棕榈油产量仍然增加300—400万吨,全球棕榈油供应还是比较充裕的。从这一点来看,今年国际市场植物油价格难以大幅上涨。

第五个问题

张立伟:我们已经对国际市场植物油价格做了判断,我想请我们几位专家再对国内的植物油价格做一个判断。过去两年加今年,我们总共拍卖和定向销售了580多万吨的临储菜油,3年的时间,我们从库存中每年拿出近200万临储油补充到国内市场,导致2016—2018年我们国内的植物油供应也保持充裕的状态。尽管我们国内植物油供应那么充裕,2016年国内植物油价格仍然出现了一波大幅上涨,当然这个上涨我今天的讲座也讲了,是由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棕榈油减产带动了国际市场的棕榈油上涨,进而带动了国内植物油价格的上涨。今年上半年临储菜油有130多万吨投放市场,上半年国内植物油供应仍然是比较充裕的。

我想请几位专家对今年国内植物油价格走势做一个判断,看看现在下跌的空间还有多大?如果上涨了,上涨空间多大?什么时候能开始上涨?

张华:豆油我感觉往下走可能也就百把块钱差不多了,这个价格已经是两年的低点。向上基于大豆1200美分,可能会看到1000元/吨以上的空间,可能会到7000元的豆油价格。

蔡耀东:菜油低点6200元,也下不去了,目前在6500多元,往上走应该可以看到8000元以上。

王春泉:在我看来,我们做的买卖是贸易的形式,至于具体的价格我觉得随着市场走而走。我一直觉得现在的价格处在低位,所以你们看到菜油跌到6300,再往下走就不太可能,下跌到6300应该就差不多了。高点应该要到7月份以后,甚至到9月份以后才能走出来。今年不会有什么大的行情。不管豆油,菜油,棕榈油,表现最差的就是棕榈油。我刚才说马盘2200,基本上最差的就是这个,目前菜油和豆油已经在走出来了,正在等待棕榈油底部反弹。要我来做的话,我更愿意买菜油,但是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收获。主要不知道9月以后会发生什么,9月以前很难走出这个行情。

陈杰:我认为豆油的价格可能在5500—7500元的区间,如果要涨可能是在冬季,现在的饲料行业大家关注我们人类的消费,我也看我们饲料的消费,这几年油价太低,饲料行业如果大家做平衡表可以多问一下饲料厂,现在增加了膨化类,植物油用量还有下跌空间。

张立伟:我们国内的豆油,菜油,棕榈油这三年在2016年出现一波上涨,现在回到上涨的起点,我个人的观点也是在这个底部下跌的空间非常有限,但是没有更多的利好消息,短期上涨比较困难。8—9月份之前,我个人观点国内植物油价格也是维持低位振荡。我对未来几年更看好,我们植物油从2012年的11000块钱跌到现在6000块钱左右,基本上跌了50%,我认为中国的植物油去库存过程已经结束,但中国对植物油的消费需求还在继续增加,未来几年中国植物油进口量要不断的增加。中国植物油进口增加对国际市场价格会形成支撑。加上农产品市场3-5年的一波行情,未来2到3年,我认为国际油脂油料价格都会呈现振荡向上走的趋势。明年豆油,菜油价格应该能看到8000点,后年可能更高。大家想想在1995年我们刚刚开放油脂油料市场的时候,豆油价格就是10000多块钱,现在20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收入增加了多少,我们的油脂价格还那么低,从这个方面讲是不合理的。但是我们中国老百姓享受了低油价的福利。我们油脂油料市场是跟国际市场接轨的,你想进多少就进多少,只要价格合适就大量进口。但我们的小麦、大米和玉米,我们的(156700.000.00%)和(5413-12.00-0.22%)进口都是要配额的,价格再低没有配额进不来,但我们油脂油料是完全开放的市场,所以我们今天才享受到对外开放的好处。

作为我们做投资的,做加工的,贸易的,都希望价格上涨,只有价格上涨才会挣钱。但是如果我们油脂油料市场,包括粮油市场3—5年一个周期。大家记得2003年一波行情,美盘大幅上涨;2006年底到2008年的上半年,这一波是超级大行情;2008年上涨金融危机价格下跌之后,在2011年的7月份到2012年又开始了上涨。从2012年到2018年又有6年了,这波农产品下跌周期最长的。如果向前考虑,1998年长江发大水,当时我们整个工厂都被淹了,大水过后油脂油料就开始上涨,到2003年夜市5年时间。我希望油脂油料的价格能早一点上涨,让我们大家都获得更好的收益!

第六个问题

张立伟:大家知道自从中国提出对美国大豆征收关税的时候,豆粕的价格从2800多元,最高涨到3400多元,涨了600块钱,目前豆粕价格还是维持低位振荡。一旦中美贸易战爆发,对豆粕的影响最大,我想请几位专家对豆粕的市场和价格,做出一个分析和判断。

张华:比较难,但是可以分项去评估,比如关税25%推动,你也可以把豆粕乘以25%这样这样算,今年更关注天气的问题。刚才大家说看得更高一点,美盘200美分以上,或者150美分,达到12-13美元,豆粕价格应该再涨300—500元。

蔡耀东:有贸易战跟没有贸易战有很大的区别,没有天气市、没有贸易战豆粕价格很难突破3400元。

王春泉:我这一块做得比较少,因为增加了油脂的供应,为什么6—7月以前豆粕需求很旺盛,增加多少我这一块看不出来。

陈杰:这个有一点技术上的问题。从阿根廷大豆减产,全国的大豆偏紧的趋势,我们当时想950到1000美分是一个底部。昨天农业部的专家到了通威进行交流,他们提出美国的农民种地大部分都是租用地,所以它的成本相对高一点。我们预计豆粕价格高点3500—3600元,我觉得有弹性,低点可能再3100,3050元。贸易战的问题不好评估,因为有这个问题,所以我们饲料企业会加大库存周期,预防政策影响过大。如果美国库存下降,再加上天气问题,可能会到3600元,有人说到3800—4000元。饲料厂一定会给养殖户提供性价比高的饲料,否则谁都可以做饲料,所以饲料上提出了科技的力量,我们的营养师不但要把饲料营养价值配对最好,还要把成本降得最低,我们了解了很多饲料企业,可能在低价2700—2800元左右的采购的比较少。目前处于养殖的亏损,生猪养殖有的亏200块钱让老百姓接受很困难,饲料企业肯定不能马上涨价,肯定要面临调整。我们就加菜籽粕,花生粕,把这个豆粕降下来。当豆粕最便宜的时候可以替代这些,但当豆粕价格涨了以后要让这些杂粕替回来。豆粕价格涨多少一定要调整,要看饲料公司的库存结构,如果他们都没有库存,他肯定调整不了,他有其他的库存可以随时调整。豆粕涨价很快的时候,也是配方师最繁忙的时候。

张立伟:下面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

提问:我想问一下蔡总,关于油菜籽产量的问题,你们认为低于300万吨,我希望帮我们解释一下。而且你当时也说了,有时间帮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们今年预估的产量是300万吨以下?

蔡康俊:我们觉得这两年是去评估中国有多少菜籽油比较好的时间。因为现在确实没有大榨,只有95榨,除了呼伦贝尔以外没有大榨。我们自己是把四川作为评估的核心点,如果整个四川可供流通在小榨占多少比例,做了这样的预判,然后再来预判有多少。我们是一个终端的下游企业,我们是从消费者的角度做分析和评估。

我讲一下我们怎么看四川菜籽的,整个川渝是一块,在川渝有1.2亿人口,川渝有小榨的需求,我们把川渝的消费放到人均27公斤左右,如果这样川渝是320—330万吨的油脂消费。我们把整个消费加进食品厂和餐饮,按30%家居左右,剩下70%是餐饮和食品厂。餐饮和食品厂的菜油不会超过20%的占比,整个川渝的菜籽油一年大概消费120万吨左右。川渝120万吨的菜籽油里面,大家知道菜籽油像调味品一样,在食品厂真实的使用比例,平均降到20%—25%以内。大家现在看到的金龙鱼,像我们四川的一些品牌,在主流的价格占比里面是25%到35%。10%以上的占比也比较多,所以我划分到20到25%,这样整个小榨油就是25万吨,80—82万的菜籽油里面,川渝从10月份之后会陆续有很多外地菜籽替代保证正常的生产的经营。我们去年达到30%外地菜籽使用量,按照这个来算,相当于川渝可供流通的商品值就是55到56万吨之间。现在看家居很多留出自己的使用之外,也有很多小包装,我们把四川放到80到100万吨,四川是全国最大的市场。除了农民自己留用之外,各个省份规模化可供收购的菜籽量很少。大家看到江苏和安徽等省份,每年都期待能有内蒙古过来的菜籽,我们预判30%—40%,通过这个计算我们预估全国菜籽产量300万吨。通过消费端向上做反推,我把这个脉络表露出来,大家可以看一下中间是不是有不恰当的,可以多多交流。